喵嗷

陌凌_trail☆:

#占tag歉
这太可怕辽qwqqq
空间已经没有办法转发辽,各位太太保护好自己鸭qwq
微博上有车的要藏起来鸭qwq看车的看了就好千万别转发别赞别给升热度qwq
他们都是蛇精病qwq
私心和比较热的漫威tag已经打了,但tag数量有限制希望大家传播一下,能让几个太太看见就让几个太太看见qwq

我也不知道怎么整出来的……
想加阴影加不上…噫

杰克的头发简直就像诅咒一样,以前从来没有被吞过画稿,这次一口气就给我吃掉了40分钟的劳动成果,还属于防不胜防的那种。
我刚松口气准备保存的时候,它闪退了。
………
气死我?

看!我儿子!!!【累到手抽筋】

【脑叶公司】一罪与百善/白夜

第四章 性感白夜,在线蛊惑

    一个生长着五对漂亮羽翼的白发青年犹如刚出去的婴儿一样蜷缩在这黑暗当中。白翼散发着温暖的柔光,将青年周围照亮。

    他头上悬着金色的荆棘之冠,脖子上套着刻有666的金色项圈,安静的闭着双眼,细致的五官散发着某种柔和的感觉。他的四肢都绑有金色的锁链,锁链圈出的范围很大,目测他可以很轻易的就将其取下。浑身上下被白而顺滑的布料包裹,并用金色的丝线进行点缀,一眼看过去,就好像在黑暗中沉睡的天使。

    白夜缓缓睁开眼睛,自身特性带来的力量在加上时间历练出的能力,使他在言语的方面拥有着极具蛊惑的特点。他缓缓的开口,如同拉响的大提琴,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出现“没错,就是这样,给他们看看,这是你的新生,这是属于你的力量!是夺不走的!是独一无二的!”他紧紧的盯着远处的黑暗,红瞳中透露出疯狂的野心。

    白翼舒展开来,附在上面的光瞬间照亮所有黑暗,睁大的红瞳微亮,发动能量在那个小饰品附近形成了一个白鸟面具。收回散出的力量,白夜的世界再次回归黑暗,他嘴角划出一个放肆的笑容,猖狂的大笑道“瞧,这是吾赋予你的希望。戴上吧。”

    手握饰品的少女眼神空洞的戴上惨白的面具,思维彻底涣散,她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挣扎着向不远处的孩子伸出了手,想要呼救却已经说不出话。

    孩子走上前,轻抚少女的面孔,似是心痛的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愿意呢?明明接受就好了啊。不是说好了吗?”将她手中的白饰品取出,看着白鸟面具一点一点扩散,缓慢的将少女吞噬,他摸了摸少女的头发说道“胡乱挣扎的后果就是被绝望吞噬,被冰冷的情感淹没致死。这感觉一定不好受吧。”摸了摸漂亮的饰品,珍惜的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用稚嫩的脸颊轻轻蹭了蹭,依赖的说道“大哥哥,真可惜,我们得等她彻底被包裹之后才能找下一个目标。”

    白夜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重新合拢双翼罩住自己,收起双腿用手臂圈住,喃喃道“没关系,我可以等。有了新目标记得叫我。”小男孩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已经吞噬到手臂的少女说道“好的,大哥哥。”

    男孩打开少女的手机找到少女的好友,拨通她的电话“喂,是大姐姐吗?是我哦。嗯嗯,对,姐姐想问你些问题,但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咱们过两天见一面吧。还有,大姐姐你想征服世界吗……”

    不再去理会小男孩,白夜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上次所谓计划好几年,失败一瞬间的事情,啊啊,是一罪与百善那个混蛋没跑了。愚蠢的代理人居然跑到那个挨千刀的面前忏悔,这得有多倒霉。绝对不能再让代理人去那附近了,教堂也别去了,太容易送菜了。我需要重新计划,第一步就是离开这个有一罪与百善出没的地方。再然后就是筹备使徒了……

    另一边,挨千刀的一罪保持着僵硬的微笑站在十字路口的街边,忙碌的街道人来人往嘈杂不安,人们一直透露出的烦躁不断刺激着一罪已经开始变得纤细的神经。在快要彻底断裂之前,一罪终于听到小鸟的呼唤。

    “早上好,一罪与百善大人。”小鸟看着面带僵硬的一罪笑嘻嘻的笑道。他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悠,说出了早已编好的理由“大鸟他迷路啦,左右一转悠我们就失去方向感了。对不起,大人,我们迟到了。”带着歉意向一罪道歉。

    等大鸟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鸟低着脑袋向一罪道歉的场景。一罪看着小鸟的头顶,忍了忍没有发作。他幽幽的叹了口气,略带报复性的揉了揉小鸟的头顶,温和的说道“下次找不到路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找你们。”点头向大鸟高鸟问好。

    小鸟在一罪的背后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欢快的说道“好哒,一罪与百善大人。”一罪头痛的捏了捏眉心,长时间待在嘈杂的人群里让他有些神经衰弱。高鸟仿佛知道了什么,撇了小鸟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他示意大鸟先带众异常去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吃个午饭。

    大鸟眨了眨眼,会意道“一罪与百善大人,我们先去附近的咖啡馆休息一下吧。”一罪看了看大鸟指的位置,里面安静休闲,是个缓解压力的好地方。“那么,拜托了。”一罪有些无力的回应道。

    高鸟看了看疲惫的一罪,有些责备的弹了一下小鸟的头“你又搞事了,小调皮。”小鸟扬起头做了个鬼脸,发出模糊的声响“略略略…”高鸟掐起腰对小鸟说道“还好大人没有怪罪下来,你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吗?”小鸟把手撑在脑后,嘟着嘴说道“谁叫大人想给我按个什么定位仪的,我讨厌约束。”高鸟挑了挑眉,看着小鸟幽幽的说道“也讨厌我们的约束吗?”小鸟看着高鸟的表情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解释道“当然没有啦,怎么会有呢。大哥二哥最好啦。世界一级棒!”高鸟随即说道“那你买手机吗?”小鸟支支吾吾的答应了。

    众人坐在咖啡馆里,小鸟在高鸟的注视下低头向仍在闭眼掐眉心的一罪道了歉,大鸟完全处于掉线状态,一罪浅浅的嗯了一声没有在说话。之后整顿用餐过程,小鸟整只鸟都安静了不少。一罪揉了揉眉角,精神状态大体恢复了一些,他刮了刮小鸟的鼻头,说道“不要在这么调皮了,不是所有存在都会包容你的任性。”小鸟小声的嗯了一声,一罪温柔的笑了笑“好了,我们去买东西吧。顺便在给你们添点家当。”

    小鸟看着微笑还是透着一丝僵硬的一罪,有些失落。高鸟揉了揉他的头,对一罪说道“真是抱歉,大人。小鸟他太过分了。”一罪磨磋了一下僵硬的面部,模糊的说道“也不全怪他,我也是有一定责任的。我想看看,我到底能撑多久。”高鸟点了点头。一罪去前台结了账后对三鸟说道“走吧,买东西去。”

    一路上小鸟围在一罪跟前拼命的想要逗他笑,步伐中透露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活跃,一罪有时附和,有时向四周望去,顺带着揉了揉小鸟的头,高鸟大鸟在他们身后走着,大鸟惊悚的看着高鸟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像是以前羽毛还在的时候抖了抖身体。

    一下午四人收获颇丰,三鸟一人一个小型便携机,小鸟的甚至可以挂在脖子上,小巧可爱的仪器深得他的喜爱,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不会再把它玩坏掉。一罪家中又多出一堆看着好看有用实际上只能用来当装饰的小道具。当然他自己是很满意就是了。

    分开之后,一罪躺在新买回来的靠椅上闭着眼睛,人群无序的嘈杂,被动接受的噪音,导致一罪自带包容性的精神力产生了紊乱。杂质太多,又毫无保留的全面接受,致使塑造起来的精神壁垒出现坍塌,现在他要重新修复这层保护。

    一罪的力量产自精神,精神出了问题,力量自然也就受到了影响。他一直在试图改善这种劣势,但是至今任由漏洞。小鸟的恶作剧其实没什么,坏就坏在今天他撤去了用于保护的壁垒,人类之恶不断冲刷着他的精神,让他疲惫不堪。

    渐渐的,一罪缓缓的睡着了,在靠椅的旁边,慢慢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虚影。

论如何冷静处理暗黑本丸

 第四章 魔王绯墨

   月华在地面上覆盖了一层银白色的光幕,一切都在皎月女神的授意下变得犹如仙境一般。如果不去看那些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的付丧神们的话……

    青禾站在本丸的草地上,杂乱的思维使他的意识处在一种混沌的状态。狐之助拍了拍青禾耷拉着耳朵有些怂的问道“审神者大人,您还好吗?”青禾揉了揉太阳穴试图驱散混乱带来的眩晕感,闭上眼睛下意识的回应道“还好吧……啧,也不是那么好。”还是无法安抚住凌乱的精神,重重的皱了皱眉头。

    狐之助从青禾的肩上跳下,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空中嗅了嗅之后问道“审神者大人,咱们怎么办啊……”

    青禾看着一地的付丧神,叹了口气指着他们说道“先把地上这些收拾收拾吧。”手掌轻微向上一抬,躺在地上的付丧神都浮了起来,在空中飘了飘落在还未受到波及,目前还完好无损的本丸地板上。下落的过程中,青禾的手一顿,耷拉着眼皮不满的看着悬浮着的付丧神们,垂下手臂转身向万叶樱走去。由于失去了力量的托举,不由地在重力的作用下掉落,摔在了木质地板上,但由于高度不是很高,摔得也不是很重。

    一旁的狐之助并没有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它跟在青禾身后,看着他轻松的跳上万叶樱的树干,缓缓躺下。狐之助回头看了看本丸建筑所在的位置,想了想对青禾说道“审神者大人,一会等到天亮了,咱家去一趟时政,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青禾平淡的嗯了一声,靠在树干上翘着二郎腿对树下的狐之助说道“你顺便把这个给他们看一下。”说罢,扔下一枚小小的玉佩,狐之助跳起接下将其放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青禾看着狐之助流畅的动作,再次按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我要休息一会,不准打搅我。”狐之助窝在树底下乖巧的说道“好的,审神者大人。”

    青禾闭上眼,将思维向意识海的位置游去,他看着被困在意识海深处,已经有些变化的“青禾”无奈的说道“你也太信任我了吧。就这么睡过去了?”语毕,将力量注入意识海当中,控制着“青禾”慢慢的浮上来。

    “青禾”头上伸出两根修长的银白兽角,耳朵也不似常人的圆滑变得有些尖锐,头发也变得银白顺长,几缕发丝温柔的贴在他的脸上。

    “青禾”浮出意识海后,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男子“绯墨……”似是有些迷惑,奇怪于他的行为“我以为你恨着我。”绯墨随意的坐在意识海边上说道“恨你压制着这么我多年?”他给青禾一个脑瓜子说道“要不是我一直不想出来,也不想惹你生气,你以为你能压制得住我?”青禾揉了揉额头,温和的笑了笑“谢谢你,绯墨。要不是你,我可能没办法全身而退。”

    绯墨控制着将青禾从意识海中捞出来,翻了个白眼说道“少骗人了。就你那实力,怎么就没办法全身而退了?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放水,而且还是泄洪的那种。”说道最后绯墨嫌弃的咬牙切齿,略微暴力的用法力把青禾烘干放在地上,凑到他的面前“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青禾缓缓坐下,避开绯墨有些歉意的看着他说道“让你担心,我很抱歉。”

    绯墨看着青禾那失落却还是有些警惕的样子,叹了口气,一下子向后靠去,撇过头注视着青禾“我知道,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魔王,杀人如麻,罪恶满贯,你们如此警惕是应该的。”他挑了挑眉笑道“其实我挺意外的,之前在与你争夺身体控制权的时候,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反抗,任凭我剥夺你的感官。哪怕当时我只是想帮你,但毫不反抗就有点不对劲了。”

    “我只是……”青禾避开绯墨的视线,身体不经有些僵硬,眉头微皱思考着如果应答。绯墨眯了眯眼睛说道“果然你的实力大不如前了。这里是意识海,是无法遮掩情绪的!在这里你骗不了我!”意识海呈现出一片片的凹陷,代表着青禾此刻回避的心理。绯墨一下子闪到青禾面前,看着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的青禾,惊讶的说“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能重伤你这种级别的存在?”

    青禾避开绯墨的控制,退后说道“我没事,只是力量有些匮乏而已。”青禾破解掉意识海中残存的封印,将绯墨的力量解放出来“从我身体里出去的时候,立刻离开,这里的世界体系承受不住你的力量。多加久留的话,会被世界攻击的。”绯墨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好吧,你总是对的。我乖乖听话就是了。”他看着始终保持着温润形象的青禾,分出一部分力量留给他备用“先别急着拒绝,就当做是你始终没有吸收我这残存力量的报酬吧。”青禾看着他又强行把那部分力量重新送去意识海,只能默默接受了旧友的帮助。

    “对了,我在外面的身体还好吧。”绯墨轻笑道“要不然回去又要重塑了。”青禾回忆了一下说道“还在……我在沉睡之前都有好好保存。回去之后,去我府邸看看吧。”绯墨表情怪异的看了看青禾“哎呦,你还把我的身体塞回自己家了?”青禾看着调侃自己的旧友无奈的说到“谁叫你当初闹得那么凶,他们本来的决定彻底杀掉你的。”绯墨伸了个懒腰,接道“但是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所以留我一条命。”青禾点了点头“我就把你的身体偷运回来了。”

    “嚯,干得漂亮。”绯墨为青禾这一丝毫不文雅的行为点赞。“赶紧离开(滚蛋)吧。”青禾没好气的把绯墨赶走。

    一股暗红的能量从青禾的肉体飞出。速度快而安静无声,没有让任何人察觉。真正的青禾在万叶樱上睁开了眼,刚回来坐起来就看见正可怜兮兮的蜷缩在树根边上的狐之助,深吸一口气,暗叹绯墨可真能给自己找麻烦。只要一想到他临走之前的豪言壮语,青禾就感到一阵阵的头痛。

    “我一定会查出来,你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别总想着逃避,青禾。”

    跳下万叶樱,抱起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狐之助,青禾缓缓的向本丸走去。

绯墨:我绝对要找到事情的真相!【握拳】
青禾:可拉倒吧,你先打赢我再说。【平淡的看了一眼】
狐之助:我眼中只有审神者。【星星眼】
众付丧神:怎么就没人关心一下我们呢?【躺】
绯墨:一群战五渣,要是搁我们那,你们就是一群送菜的,还想着偷袭?呵呵。【嘲讽】
青禾:绯墨。【头痛的叹了口气】
绯墨:是是是,世界不同,等级限定也不一样,我知道。【不耐烦】
狐之助:男神来自异世界吗?【竖直耳朵】
青禾:只是一不小心得罪了掌管空间的神兽而已。【摸摸狐之助】
绯墨:【摩拳擦掌】哦?我去看看。
青禾:……………绯墨…等等,先别去那边。

【脑叶公司】一罪/白夜

第三章 三鸟势力登场

    “一罪与百善大人,一罪与百善大人,您在吗?在吗?”一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出现在一罪的耳边。

    一罪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枝头,枝头的末端停着一只腹部上有一块红色印记的小鸟“是惩戒鸟啊,有什么事吗?”伸手接住飞过来的小可爱,一罪用手指轻抚它的后背,用指甲轻轻刮了刮惩戒鸟的头顶,惩戒鸟眯了眯眼睛,享受了一下便睁开眼睛看向一罪。“真是好久不见,一罪与百善大人。大鸟说,他在黑夜里发现很多具剖腹自杀的尸体。”惩戒鸟看着保持着温和笑容的一罪,摇摆了一下头抱怨道“大鸟也真是的,明明已经不用守夜了,还喜欢在夜里到处乱窜。”回忆起那个到了晚上就不自觉的找提灯,找不到又在城市里到处乱转后来又被死法相同的尸体吓到怀疑凶手是不是自己的笨蛋,不由得感到一阵头痛。

    “大鸟也是想要守护你们嘛。最近不太平,可能是担心你们晚上受袭吧。”一罪笑着安抚的摸了摸这个有着很强杀伤力的小可爱。“而自杀的尸体……是白夜的使徒吧。”一罪微微皱眉,带着肯定的语气询问惩戒鸟“是不是都是剖腹自杀,身上还有与其他人不同的变异,自杀用的器具也大多相同。”惩戒鸟使劲点了点头“没错,而且死者之间也没有联系。嗯……高鸟好像提到过他们家中都有怪异的小饰品一类的东西。”一罪补充道“还是白色的饰品。”

    一人一鸟慢慢抵达一罪的家中,打开门,惩戒鸟快速飞进屋内沙发的跟前,piu的变成了人类,借着下落的重力在沙发上跳来跳去。

    “果然还是超级喜欢一罪与百善大人家的沙发,超级软!”白发白衣的少年欢快的在沙发的嬉闹着。“平时高鸟和大鸟都不让我这么玩,果然还是一罪与百善大人最好了!”身材娇小的少年窝在沙发里嘟囔道。

    摸了摸小鸟的头,一罪轻笑道“下次我会换个大点的沙发。你随时可以过来玩。”站在小鸟的身边,防止他蹦到沙发下面去。

    又在沙发上肆意的胡闹一阵后“大人,你打算怎么处理白夜啊。我们要找到他吗?”小鸟仰躺在沙发上,看着现在离自己不远靠近沙发边缘的一罪。

    “现在还不用不担心。”一罪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向缓缓下落的太阳说道“前不久碰巧遇见白夜的代理人向我忏悔……”一罪勾起一模轻笑。“啊哈哈哈哈哈,那白夜现在一定郁闷的要死!”小鸟靠在沙发上做出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动作,狂笑起来。

    “好不容易解除了封印,却又突然被封印起来。”小鸟闭上眼故作沉思状的叨叨了两句,突然睁开眼睛瞪视前方“那么,白夜会被气成什么样子呢!”随即把沙发当做蹦蹦床在上面跳来跳去“会怎么样呢?”跳起来“会心塞吗?”再跳起来“会难受到哭吗?”再再跳起来“会原地捂脸吗?”

    一罪站在傍边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就算变成人也依然像一个活泼小鸟一样的少年。他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开始黑了,回过头问道:“惩戒鸟,天黑了,你今天晚上打算在我这留宿吗?”这么晚还没回,他们会不会担心啊。

     “已经天黑了吗!!!”小鸟惊讶的看向窗外“遭了遭了,他们一定会担心的!我会被骂的!”飞快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一罪及时打断了他“不要着急,先前你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给高鸟打过电话了,说你跟我在一起。”一罪拿起外套看向小鸟“你先收拾一下一会我开车送你回去。”

    “谢谢一罪与百善大人!太好了,不用被骂了!耶!”小鸟穿好先前玩闹弄乱的衣服,再披上自己的小披风,一个可爱帅气惩戒鸟就出现了。他一蹦一跳的跑到一罪跟前,欢快的说道“一罪与百善大人,咱们出发吧!”

    大鸟穿着散发着轻微焦味的衣服,来回在他们所在的城市里到处转悠,他走的很焦急,比平常都快上几分,短短一小时里他已经把城市逛了有三遍了。“小鸟怎么还不回来……虽然知道咱们身为异常,在这里是不会有什么大危险的,但是还是会受伤啊。”审判鸟一直跟在焦躁不安的大鸟身边,步伐同样带着慌张,他冷静的说道:“下午的时候,他跟一罪与百善大人在一起,只是不知道现在他又飞到哪里了。这个小路痴,天已经黑了要是迷路了怎么办。”

    车光闪过,小鸟趴在窗上看着外面的风景,突然他发现闪过的光点有点像大鸟的提灯,回过头告诉一罪“停车,停车,我好像看到他们了。”立刻停车向后倒“看来他们出来找你了。”一罪回过头注意着车后说道“我也看到他们了。”

    缓缓的将车停在二鸟身边。小鸟打开车门跳了出来,抬起头看到二鸟的目光,连忙低下头做出以前常用的认错姿势,他心想“坏了坏了,要挨骂了。”高鸟率先开口“天都黑了,为什么不回来,你还记得你会迷路这件事吧。”活脱脱的妈妈训话模式。站在高鸟身边的大鸟正准备附和,余光就瞄到一罪从车里出来的动作,托本身异常状态的福,他在夜间的视力极好,也自然看清了送小鸟回来的就是一罪。他向一罪点了点头,微微皱起眉头说道“真是麻烦你了,一罪与百善大人。”

    一罪在车边看着耷拉着头可怜兮兮的小鸟,无奈的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大鸟。”走上前站到二鸟面前说道“也是我考虑不周,忘记再给你们打个电话了。”抬手摸了摸小鸟的头“下次给他配个手机吧,省的到时候找不到人。”

    高鸟看向一罪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一罪与百善大人。”回过头看着失落的小鸟“与大人无关,我们应该先向您询问一下的。”又看了看小鸟披风里的口袋略微有些头痛的说道“其实也不是不给他配置手机,问题就在于以前配置给他了,不是弄丢了,就是搞坏了。”

    小鸟瞅见高鸟不说了,把他们三个都看了一圈,打算偷偷溜回家。还可没等他行动起来,一罪反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天已经这么黑了,我们送你们回去吧。”小鸟回头看着温和笑着的一罪,打了个抖。

    不顾小鸟的挣扎,强硬的把他塞回车里。“小鸟总不能一直没有自己的手机,回头一起去外面看看有没有便携式的,选那种不容易坏的。”一罪坐在驾驶座上,回过头看着进来的二鸟,笑道“或者可以给他配个跟踪器,省的到时候找不到人。”小鸟在一旁呲了呲牙,一罪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再没有说话。

    将三鸟送回他们的住所,一罪坐在车里看着三鸟进门的时候都有些乏累的打了个哈欠,他温和的笑着摇了摇头便启程回家了。

    “来吧,投入我的怀抱,我将指引你,我就是希望!”年轻的少女握着的一个古怪的白饰品双眼空洞无神。

论如何冷静处理暗黑本丸

第三章 咱家的审神者有起床气

    明月当空,恢复如初的本丸重现新的生机,萤火虫从新长出的青草地中飞起,停在木质地板旁的草叶上,尾部的荧光一闪一闪的甚是好看。除去被小风吹的沙沙作响的草地,昆虫飞过的嗡嗡声,不远处水波荡漾的水滴声,整个本丸陷入了一片祥和的安宁当中。

    青禾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睡着的,他抱着依然无法放下戒心整只狐都惴惴不安的狐之助,一边撸着毛一边慢慢的睡着了。在完全属于自己的地盘里,享受着这平静的一切,青禾甚至觉得,这是他降临异界之后睡得最舒服的一晚了。

    然而其他的本丸附带·想搞事·付丧神们可不怎么想。这不,月亮还没上去多久呢,他们就已经抵达青禾房间的楼下了。

    “那个猖狂的审神者就在楼上了吧,鹤丸。”顶着一头杂乱不堪的银发,面目狰狞的小狐丸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已经得到可以治疗的东西,那么他就已经没有价值了,趁现在杀掉他吧!”

    一期一振低着头,没有再修理的刘海有些遮挡视线,盖住了他饱含挣扎的眼睛。“就这样出手,会不会有几分危险,要知道我们现在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审神者的实力。”

    “一期说的没错。”三日月站在靠门的另一边,阴影遮住了他的身影,独独留下了代表着完全暗堕的血红双眼。三日月垂下眼,略微对比了一下己方和审神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三日月给出自己的看法“我们不清楚这个审神者的实力,但根据鹤丸给出的描述来看,只怕是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强大。”

    鹤丸蹲在门前,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忍不住去打断他们,他犹豫的开口“那啥,我怎么觉得三日月你还是有些低估这个审神者了呢。”鹤丸回忆了一下审神者平淡的打碎大门,以及门的惨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我保证,审神者的实力,绝非我们目前已知的这么简单。”

    “不过还是要出手不是吗。”站在最后面的江雪左文字冷漠的看着门后通向审神者房间的走廊“既然已经得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那我们就可以放手一搏了。”江雪抽出自己的本体,看着早已斑驳不堪的刀身,他闭了闭眼“要是宗三还在的话……事情或许还有转折,可惜,他已经……”江雪握紧刀柄,颤抖着,本体发出阵阵鸣响,突然江雪摆出攻击的招式,安静却带着肃杀之气缓缓向审神者房间走去“审神者必须死!”

    被江雪落下付丧神们相互看了看,打了个手势点了点头,就跟着江雪进去了。

    付丧神行动组们把青禾的房门围住,就等着接到信号,冲进去撕碎那愚蠢的审神者。

    另一边,在审神者房间的窗下,小刀子暗杀组也已就位,他们叼着本体,灵巧的顺着窗沿向上爬去,从青禾用来透气的窗缝中钻进去,锁定躺在离窗不远的青禾,挥刀冲着他的脖子砍去。

    不出意料的被拦下,青禾握着药研藤四郎瘦小的手腕,略用巧劲迫使他挡下其他冲过来攻击。格挡结束,青禾一手抱着已经彻底失去思考能力的狐之助,一手砍晕药研夺去他的本体,腿部略微用力,向后跳去,躲开即将冲进来的大刀们。

    青禾将刀横在胸前,让狐之助围在脖子上,用空出来的手揉了揉眼睛,他用以前都没有用到过的低沉沙哑的声音略微显得有点小抱怨的说道“真是的,大半夜的不睡觉,居然还敢打扰我。”他轻轻的勾起嘴角,在周身布满黑暗中,叹息道“那真是太过分了呢。”话音刚落,青禾灵敏的躲开江雪甩过来的大太刀,一记鞭腿抽向江雪的腹部,把他甩到一边墙上,发出沉重的一声巨响,可见青禾用的力道之大,江雪靠在墙上缓缓滑下,他蜷缩在墙跟边,失去了反击的能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场斗争就会这样结束,江雪的结局反倒激发的其他付丧神的恨意。回过神的狐之助发出了细长刺耳的尖叫,付丧神们低沉而满含憎恨的怒吼,在窗边月光下照亮的刀剑散发着冰冷的寒意划出阵阵破空的响声,一切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如此混乱,如此纷杂。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视为伪善的审神者那越来越混乱的目光,青禾下手越来越重,思维越来越沉入意识海的深处。

    青禾从窗口跳出房间,躲开短刀们的暗袭,降落在不远处的青草地上,反身躲开小狐丸的一记重劈,青禾向前跑去,避开成群的付丧神。短刀们充分的发挥着他们的机动值,把青禾围了起来。乱藤四郎悄悄的将刀划向青禾的脖子,同一时刻,今剑也将短刀送入青禾的怀中,五虎退的刀也比向了青禾的双眼。青禾用药研的本体挡住今剑的袭击,侧过头脱离五虎退的攻击范围,空出的一只手抓乱藤四郎的胳膊用力将他甩到今剑和五虎退的身上,用同样的招式把三柄短刀击退,他的力道很大,短刀们被甩倒后半天未能起来。

    亲眼见到审神者“暴行”的一期一振不禁红了眼圈,他怒喝着砍向青禾,刀起刀落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气势。青禾对此视若无睹,微迷的双眼看着一期的动作,飞快的做出抵挡的动作,药研的本体在青禾的手中就好似黑暗里的游鱼,流畅而迅速。青禾刺伤一期的手臂,卸下他手中的刀,反手夺过,挡住了小狐丸的进攻。卸掉对方的力道,青禾快速后退,俯身准备攻击。

    青禾在几柄刀剑都没能反应过来的速度向他们发动了进攻,他左手握着药研的本体,右手掌控着一期的本体,一个一个划向在场所有付丧神的要害之处。

    索性青禾还残留这一些理智,知道不能要了他们的命,留了两手。可就算这样,这个本丸可以称上有战斗能力的刀剑付丧神基本上全部歇菜。

    青禾戳醒快要僵到休眠的狐之助提醒他眼前发生在一切,狐之助:“……”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狐之助:审神者大人真厉害!【棒读】
药研:什么情况,为什么抢我本体……之后我的戏份呢?
江雪:再也不打架了……战斗果然是不好的
一期:我可怜的欧豆豆啊,哥为你们报仇
鹤丸:我们都说了,审神者比你们想象中更可怕
三日月:果然还是低估了呢
小狐丸:【跪】敌我双方这么大的差距,怎么打
乱:审神者的长发好漂亮
今剑:超有力气,超棒
五虎退:【看着已经要倒伐的两人】只有我记得……审神者他现在并不开心吗……呜呜
青禾:【揉眼睛】唔,好困,总感觉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记得了】

论如何冷静处理暗黑本丸

第二章 抵达本丸

    “扣扣”,青年敲响斑驳破碎的大门,门上有一些暗红色的阴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青年看了看,没有理会,只是摸了摸已经炸了毛的狐之助。

    “没人吗……”青年听着门那边虚弱的呼吸声,看着矗立在那里的大门,吐出了一口气,轻轻的把手放在门上。

    “那么,打扰了。”一股暗劲瞬间席卷整个大门,啪的一响,门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仅仅留下了一些破碎的残骸。

   青年看着眼前做着准备出刀的动作的红眼付丧神,他瞳孔散大发着愣,整把刀呈现着一种僵硬的状态,完完全全的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到了,青年叹了口气,摸了摸也被吓到的狐之助说道“刚来就碎人家的大门,是不是不太好。”,

    狐之助:“……”小家伙一点一点的抬起头看着自家男神,“审神者大人……您真厉害……”可不是吗,可没有几个审神者能做到如此地步。

    “还好吧。”青年继续享受着狐之助顺滑的皮毛,“默契”的无视了眼前僵硬的付丧神。

    “啊啊,是鹤丸殿!”狐之助总算注意到僵硬的鹤丸国永。“那个,这位是现在前来就职的审神者大人,请鹤丸殿通告诸位大人。”狐之助待在青年的怀里,伸长脖子看着鹤丸。

    鹤丸僵硬的收起了刀,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审神者,又看了看伸着脖子的狐之助,他眨了眨眼,缓缓的转身,飞快的溜了,那速度,快到让人怀疑他以前的机动是不是假的。

    青年目送鹤丸离开,又摸了摸狐之助“他叫鹤丸吗,寓意不错。”“是的,审神者大人,鹤丸殿全名鹤丸国永,是一把太刀,从前辈们那里了解到,鹤丸殿看起来就好似一只白鹤一般,虽然喜欢恶作剧什么的。”狐之助望了望黑鹤离开的地方,有些犹豫的说道“可能是换了衣服吧……”

    “是吧……”青年笑眯眯的接茬。狐之助抬起头在空中嗅了嗅,对青年说道“审神者大人,咱们到万叶樱那里输入灵力吧。这样这个本丸就彻底归大人所有啦。”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袭击啦,虽然审神者灵力这么强一定没问题!

    “好的。”青年挂着平淡的微笑,在狐之助的指引下,踏过破败的石板路,路过荒芜的草地,缓缓的将灵力输入到早已枯萎的万叶樱当中。

    “这样,就没问题了。”青年放下手对狐之助说道。“是的,审神者大人!您看,已经起作用了!”只见以开始恢复的万叶樱为中心,灵力成波形迅速扩散开来,肉眼可见的改变速度改变着这个本丸。

    鹤丸看着灵力扑面而来,带着焕然一新的气息,洗涤着这个本丸腐朽的尘埃,一切,都焕然一新。那他们呢……

    鹤丸扭头看向三日月,头上虽然顶着那渗白色的骸骨却依然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容貌的瑰丽。这可能就是他的原罪所在吧。

    三日月用已经变成枯骨的手骨端起空空如也却在灵力的洗涤下变得洁白完整的小茶杯,神色不明的说道“新来的审神者,无论是灵力还是实力都异常的强大呢。”

    “所以我们还是要过去看看咯。”小狐丸无所谓的说道“哼,反正装装可怜就能找机会一击必杀,根本不用在意。”

    “受伤的刀剑还是需要治疗,不能放着他们不管。”一期一振补充道“我们需要审神者先去治疗他们,否则,他们可能撑不下去……”

    “总而言之,去,对吧。”鹤丸做出总结“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那个审神者真的超级强。”鹤丸好心提醒道,不过看了看周围付丧神的表情,耸了耸肩,不在开口。

    这边付丧神们正在准备这他们饱含暗堕恶意的计划,一旁正在缓慢的前往大厅的青年依然保持在无所谓的微笑。

    “诸位贵安,在下青禾,是你们的新任审神者。”青年坐在首位,微笑着对着在座的付丧神做着自我介绍。狐之助离开炸起毛来“啊啊啊,审神者大人不可以说真名啊!!”

    在座是付丧神暗笑,准备立刻将这位愚蠢的审神者神隐。

    “唉?没关系啦,我又不是人类。”青年无所谓的笑笑。看着眼前脸色变得很难看的付丧神们,青年似是满意的笑道“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惊喜,哈哈。”

    全场除去青年包括狐之助在内:根本就不是惊喜好吗!!

    三日月抬起袖子遮住大半表情,意味不明的说道“审神者大人,确实很厉害呢。当然,我们也不弱就是了。”

    “是吗,我期待着,你们的到来。”青年,不,青禾依然保持着笑容,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把翠色的玻璃珠,包好,一下子扔到了大厅的中央,“啪”的一声落下,吸引着全场的目光。

    “今天晚上,不要来打搅我睡觉,明天上午我自在万叶樱下,迎接诸位的挑战。”青年指了指中央那西“这是可以治愈你们的东西,放在额头上即可。看着治疗的份上,晚上不要!不要!打搅我睡觉哦。”青年再三强调自己的意思,发现并没有人回应自己,便抱着狐之助离开了。

    在场的其余付丧神盯着那一包珠子,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